如果一个男人没有被咬过,真的不会体会到那种痛感的。

    苏炽烟这一下可谓是用足了力量,上下牙齿嘎嘣一下便重重撞到了一起,让苏锐疼的情不自禁的就喊了出来.

    他本能的想要蜷缩身体,没想到身上压着一个人,完全蜷缩不了!

    这种感觉真的太要命了!

    可是,苏炽烟这样咬着,愣是不松口!

    “我说你快松开,快松开!”

    苏锐推着苏炽烟的脑袋,可是越推他的胸口就越疼!也不知道苏炽烟怎么就能咬的那么紧!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苏锐可不敢生拉硬拽,不然对方倘若一直不张嘴,那么他身上这最没用的器官可就被彻底的咬下来了!

    以前看过一篇文章,说男人的乳-头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且最无法理解的东西,既没有哺乳功能也不能给别人带来愉悦,苏锐起初还对这篇文章不屑一顾,没想到现在居然特么的应验了!

    此时此刻,苏锐真的很想对全世界的所有男同胞说一声,一定要让别人咬你这里一次!如果觉得咬人太残暴了,那么可以改成揪的或者掐的都没问题!

    如果不尝试一次,真的会一辈子都遗憾的!

    好吧,苏锐很想说,尝试了一次之后,就不会再想尝试第二次了。

    然而,不幸的是,他所承受的这一波伤害还特么的是持续性的!因为苏炽烟一直都没有松口!

    尼玛,要不要这样持久啊!

    苏锐真的很憋屈,可他现在偏偏还不能使劲。

    “我去,你倒是快点松手啊!”

    吼了一嗓子之后,苏锐噼里啪啦的往苏炽烟的屁股上连续打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他打的非常重,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浴室里面。

    “啊!好疼!别打了!”

    苏炽烟吃疼之下,自然张开了嘴,也就松开了苏锐的某个部位。

    “手感不错啊。”苏锐居然还有心情评论了一下刚刚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在评论了之后,这货这才意识到,眼前的女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“我说这身材怎么那么熟悉,原来是你啊,苏…炽…烟!”苏锐把苏炽烟的脑袋搬开,恶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炽烟此时还伏在苏锐的身上呢:“你吼什么吼啊,我是冤枉的好不好!这根本就是个误会!”

    她的心里还委屈呢,她明明就打了苏锐的屁股一下,可是刚刚苏锐可是连续的打了她十几下!每一下都那么重!

    到底是谁吃谁的豆腐?到底是谁吃了亏谁赚了便宜?已经是一目了然了好不好!

    还有,他刚刚说的那句“我说这身材怎么那么熟悉”是什么意思?他是在说自己的屁股大吗?

    这个混蛋!

    而且,苏锐打的实在太疼了,让苏炽烟的眼泪一下子就控制不住的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哎,我说你别哭啊,咱们有话好好说啊,你占了我的便宜,我都还没哭呢,你就先哭了啊。”苏锐劝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不劝还好,劝了之后让苏炽烟觉得这货更是在得了便宜还卖乖!

    “你不了解事实的真相就不要乱说话!”苏炽烟抬起头来说道。

    苏锐顺着苏炽烟的脖颈看下去,正好看到了对方胸口那被挤压变形的雪白山峰,不禁忽然觉得有股火苗再度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在得知对方是苏炽烟之后,苏锐的心里忽然有了一丝别样的感觉,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,但是就隐隐的有种冲动之意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知道苏炽烟的身材非常给力,也曾经被他看过碰过,但是现在,这样亲密接触在一起,只要是个正常男人,心里都会生出异样的感觉,而身体的反应则是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身体的反应,苏炽烟的感受最为直观。

    她的俏脸通红,说道:“苏锐,你个流氓,你硌到我了!”

    “苏炽烟,你别倒打一耙,你这样一丝也不挂的压着我,我能不硌到你吗?我要是连这点本能的反应都没有,我还是个男人吗?”苏锐嘴上说着苏炽烟倒打一耙,但是实际上他却是在对人家倒打一耙。

    “苏锐,臭不要脸的,你居然还在为你的流氓找借口!”苏炽烟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“苏炽烟,你才是个流氓好不好,你这样压在我的身上,居然还说我流氓?你有本事就站起来啊。”苏锐尽管身体确实有反应,这种“被压着”的感觉也让他挺爽的,但是这货的嘴上却毫不相让。

    听到苏锐这居然这么说,苏炽烟真的要被气死了,但是她已经没办法了,如果真的要站起来,那就意味着全被苏锐看光光了。<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